梔子だよ(´▽`)

總有天我肯定會隨便出四小時

伺服器擴容

說起來伺服器又要擴容了


刀們無聊的在本丸各處無所事事的等待著審神者歸來。

終於大門被打開了,來的卻不是他們所等待的人而是狐之助帶著一個穿著和燭台切光忠有些相像的人類。

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狐之助就開口了

"由於你們的審神者超出一定時間沒有前來工作,根據合約內容這個本丸將被廢除,以提供新任審神者有空間進行上任。

我後面的工作人員將會協助進行刀解的動作,請不要試圖進行任何抵抗。"




"哇、終於伺服器擴容可以玩了耶,真是太好了。"





────

在付喪神之中,黑暗本丸和神隱審神者,每每提起都是能止刀夜啼的恐怖傳聞。

但是山姥切國広最近卻是越發的有些恐懼,因為他們的審神者確實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出現了。

然而作為近侍的他卻無法表現出來,以免也引起其他刀的恐慌,只能每每巡視本丸經過審神者房間時,朝緊閉的帳子看上一眼後再次離去。


又有一批本丸被解散了。


雖然因為審神者不在無法進行演練,但還是每日都會前往演練場打聽外頭消息的山姥切從其他本丸的刀劍那得到這個消息後,忍不住就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回到本丸。

看著仍然毫無動靜的房間,山姥切突然感到一陣無力感湧上。

大概就要這樣子直到被刀解了吧。

負面的想法一旦出現就怎麼樣也無法停止,絕望地抱著膝蓋坐在門外,自暴自棄的想著乾脆就讓自己成為第一把被刀解的刀劍男士算了。

喀噠

這時,山姥切卻突然察覺身後的房間似乎有什麼聲響。抱著一絲面上看不出來的期待,用近侍的權限打開帳子。

裡頭依然空無一人。

這也是當然的,一個仿品究竟在期待些什麼。自嘲地轉身就要離開。

"哇!"

"!!?"

"哈哈哈,嚇到了嗎?抱歉抱歉。"

一襲白衣的男人突然出現在山姥切的身後,看見山姥切回頭後他笑著揮手打了招呼。隨著他的動作,羽織上懸掛的鎖鏈相互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音。

明明是這麼顯眼的打扮,然而山姥切剛才卻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透過男人身上佩帶的刀劍,可以明確的感知到對方是自己的同類,然而他的臉部卻被遮蔽了起來,如同他在演練場看過的一些審神者一般。

就在山姥切這麼想時,男人突然掀開臉上的布幕一角。

猝不及防下看見的金色眼眸給山姥切帶來了今天所受到最大的驚嚇。

"我這樣突然的來訪是不是嚇到了呢?我是鶴丸國永,在我們家審神者的要求下,前來協助這個本丸順利運作。請多指教啊,這裡的山姥切國広。"






其實就是幫小伙伴養號(。)

咖啡廳設定

腦洞這東西....不立刻存起來真的瞬間就...忘記了[哭唧唧


咖啡店員的話 國醬是大學生,有一次打工提早結束要去找新的打工。投了幾處履歷後四處閒晃下看到了一間咖啡店

鶴丸泡給國醬的咖啡一定會比一般的咖啡稍微甜點 牛奶多加了點 

國醬會抗議鶴丸把他當小孩子要求要黑咖啡那種 鶴丸只會打哈哈說那是只泡給他的特調別人喝不到的


国酱原本的打工是帮清光代班 清光出了点意外导致被医生勒令需要静养一个月 然而安定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打工 虽然长曾祢和蜂须贺都表示可以另外找代班的人没关系 但是清光还是过意不去 最后就找到了山姥切

刚好国酱那个时段本来就没有课 所以也不介意去帮朋友代班一陣子

小時候家裡出了變故 於是生活重擔一下子壓在山伏和堀川身上,從小就把哥哥們的辛苦看在眼裡,所以就算长大后在两个哥哥的努力下家境有所改善国酱还是很努力的自己赚取生活费


就算沒下文也扔個愛麗絲paro的角色代換存檔

山姥切國広:愛麗絲。有一個哥哥,從小就壟罩在優秀的哥哥的陰影下。性別為男,卻因為被白兔給帶到Wonder Land而被稱做愛麗絲。


雖然是狐狸,但小狐丸是白兔。盡管山姥切並不想追兔子也不想跳進洞裡,卻被小狐丸很有禮貌的“您要是不配合的話Wonder Land 的人會很困擾的”給直接綁架跳下洞。不是公爵家的而是紅心城的


繞圈圈賽跑的動物們:粟田口一家。

渡渡鳥:鯰尾。


被小狐丸給綁架到不可思議之國的山姥切出來後就碰到粟田口家,明明沒有眼淚水潭卻還是被抓著強迫一起玩了繞圈圈賽跑。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離開。


柴郡貓:明石,然而他根本連登場都懶。在山姥切從粟田口那裏離開後迷路時從空氣裡伸出一隻手為他指了個方向。


毛蟲:鶯丸。並不抽菸,水煙壺只是外表,其實是個茶壺。在山姥切順著明石指的方向走時遇上,說了些讓他不是很明白的話後就自顧自的喝茶不再多加理會。


鶴丸:正宮帽子屋。在國醬不曉得該何去何從時,硬是拉著人來參加茶會。並不說無聊的謎語,反而是給了國醬一場愉快且充滿驚喜的下午茶。

三月兔:燭台切,負責茶會上所有的餐點。

大俱利:睡鼠,然而沒有在睡覺只是一個人窩在角落裝睡不想和人說話。


雖然在茶會上相當愉快,但因為山姥切還在找回去的路,所以還是向帽子屋他們道別。


三日月:紅心女王,但是穿的一身藍。我行我素到極致。並不會高喊砍頭,卻只要一個皺眉表現不高興的樣子,紅心騎士就會替他將頭给砍下。

紅心騎士:歌仙,已經不只36了(。

紅心國王:石切。

火烈鳥:岩融、刺蝟:今劍。 但並不會用來打槌球。


公爵夫人:一期一振

厨藝很差的厨娘:御手杵

不和睦的雙胞胎門衛: 安定清光


愛麗絲和白兔兩人總體而言代換的是QR家的那兩位

受QR社的愛麗絲很大的影響

無論是愛麗絲還是白兔或是帽子屋,都簡單的理解成稱號就行。


刀劍的神奇寶貝腦洞

 選擇的神奇寶貝標準:

因為PO主覺得大概很合<主要理由

因為是初始五刀所以一定要有一隻御三家,雖然XY的很醜…

因為是深不可測的三條家所以人手有一隻神獸或傳說pm也是當然的(。

因為PO主是山姥切粉所以主角大約是山姥切

有點鶴山,因為PO主喜歡鶴山(。

想到誰就補完誰,我對每把刀發自真心的愛。沒有黑,當真沒有要黑任何一把刀。


 

 

山姥切:妙蛙花、水晶燈火靈、耿鬼、夜黑魔人、堅盾劍怪、日精靈

日精靈為蜂須賀所贈的伊布進化的,重點是毛茸茸。
蜂須賀之所以送山姥切伊布就是因為山姥切之前聊天的時候說了想要毛絨絨。於是蜂須賀少爺就送了一隻
因為伊布很毛很可愛啊你說是吧(。
因為伊布太毛太可愛了 山姥切就一直抱著
然後就、進化了
還好太陽精靈依然毛毛的很可愛

作為元老妙蛙種子相當可靠。因為出門旅行前被堀川給拜託了。會自己從寶貝球裡跑出來,盯著山姥切吃飯

其實真的是主打幽靈系
水晶燈火靈是鶴丸送的燭光靈進化的

擅長戰鬥(拿妙蛙花本來就要適合戰鬥[特別篇梗])。四處都有人來挑戰他,後來被聯盟邀請成為幽靈系的天王。基本上就是退休狀態的鶴丸也順勢跟著山姥切順便指點他工作上的事。

正在思考該選擇什麼樣的PM作為太陽精靈和妙蛙花的替補

 


山伏:代拉基翁、師父鼬、超力王、怪力、艾路雷朵、戰鬥飛鳥

代拉基翁為山中修行時以拳交心找到的伙伴

艾路雷朵為堀川所贈,擴充山伏手頭上的PM類型

戰鬥飛鳥為山姥切的禮物。會使用飛行,為了在山裡修行的山伏方便移動



堀川:坐騎山羊、裙兒小姐、櫻花兒、夢歌奈亞、南瓜怪人、烏賊王

擅長草系。和和泉守雙人搭檔時擔任輔助的位置。但是也擅長使用疊加狀態打延長戰

能夠使用強力催眠術的烏賊王讓堀川心動地讓隊伍出現了唯一一隻非草系的PM

櫻花兒選擇理由:【據說,櫻花兒在開放時會釋放它所有被禁錮的怒氣。因此,在它再次關閉前會持續保持開心的心情。By PM圖鑑】
感受一下櫻花兒和堀川的台詞相性

"不能生氣.....不能生氣......."[花瓣全開的陽光烈焰]


裙兒小姐為山伏在山中修行時以為是野菜結果採下去聽到哭聲才發現是和同伴走丟的百合根,本想幫忙療傷但是哭著不斷躲避,直接打暈收服後交給堀川照顧至今。【讓它頭上的花朵盛開是非常困難的。如果裙兒小姐得不到重視,它頭上的花朵就會枯萎。By PM圖鑑】 堀川的裙兒小姐開得相當漂亮,雖然會和和泉守爭寵

 

幽靈+草的南瓜怪人原本是本來山姥切打算自己飼養。但是蜂須賀所贈送的伊布佔據了位置。沒辦法下打算放生的時候堀川正好打電話來,聽說山姥切要放生後表示對幽靈+草系的南瓜精很有興趣,就順勢送给堀川。
之後和泉守很怨念的向山姥切表示為何他沒有立刻放生那顆南瓜

除了個性穩重的坐騎山羊,堀川的神奇寶貝基本上都喜歡逗和泉守,只是逗的形式不同。
櫻花兒把和泉守的頭頂當成據點坐在上面曬太陽(和泉守表示頭有點重)
裙兒小姐會故意和和泉守爭堀川的注意力、而且還會操控頭上的花裝成枯萎的樣子,所以和泉守每次都搶輸。這時候裙兒小姐還會用手掩著嘴偷笑
惡屬性的夢哥奈亞和烏賊王就不用說了,和南瓜怪人都是惡作劇的好手。
然而堀川早已看穿了一切,但是也知道自家的基本上都很有分寸,只是想和和泉守玩而已。所以就跟著沒有阻止,而且堀川家的神奇寶貝不用他去阻止


和泉守:羅絲雷朵、九尾、沙漠蜻蜓、暴蠑螈、索羅亞克、暴鯉龍

選擇的標準是:又帥又強

目前的當紅偶像,經紀人兼助理是堀川

 

三日月:月精靈、月石、水君、美納斯、大劍鬼、冰雪巨龍

除了最開始御三家的大劍鬼之外,所使用之神奇寶貝除了自己跳進碗裡的水君和月精靈外,皆由朋友和家人贊助。

這種人居然是冠軍

一個大劍鬼走天下的類型

月石是岩融和今劍所送

笨笨魚是石切釣魚釣到後想到他的進化型是美納斯覺得很適合所以送的。

但是就連進化所需的美麗鱗片也是朋友送的

月精靈:去遊樂中心玩吃角子老虎,大概是"恩?怎麼怎麼拉都三個七呢?"這樣的狀況下玩到有伊布的


鶴丸:七夕青鳥、波克基斯、洛奇亞、比雕、胡巴、水晶燈火靈

主打的是飛行系。飛行系天王(已退休)[本版本為退休戀愛腦狀態]

洛奇亞平常也不會跟著鶴丸,所以其實並沒有什麼小箭雀用(。
山姥切知道後送了一顆飄飄球,算是之前鶴丸送他燭光靈的回禮
胡巴是惡作劇夥伴,然而有時候連鶴丸的東西都會被他給藏不見
燭光靈為鬼故事大會時混進來的,驚恐的打倒收服後分了一隻給山姥切,和胡巴一樣是惡作劇夥伴。近期煩惱為進化成水晶燈火靈後太大隻了沒辦法像小時候一樣嚇人而感到憂傷。

 

其餘只開了頭未完成之設定


小狐丸:九尾、帝王拿波、長毛狗、歌德小姐、多麗米亞、拉帝歐斯
歌德小姐的得到:旅行時意外地被野生的哥德寶寶給纏上,總而言之還是先給予照顧,歌德寶寶跟隨一段時間後主動要求被收服

歌仙:首席天鵝、水精靈、哈克龍(被歌仙瘋狂按B阻止進化成快龍 後來買到了不變石後終於安下了心)、美麗花、沙奈朵、風鈴鈴、巨沼怪
自稱是專攻華麗大賽的協調訓練師,但事實上戰力十足。被打輸的清光偷偷說是文系猩猩(被本人知道後差點沒有被真人PK到找喬伊)

 

清光和安定兩人是道館的孩子。

沖田是館主把拔,兩個是被領養的,所以都不喊把拔。

只有沖田組是特例。應該不會再出現其餘主人。沖田君為特例的理由:PM世界不會死人、有的話會被家長告。除沖田組外,其餘人的把拔默認為刀匠。

為雙打搭檔。所使用的神奇寶貝所掌握的招數大約是攻擊和輔助參半,可以單打獨鬥,但是兩人在一起時可以發揮出更強的力量。最常戰鬥的對手是彼此。


兩個戀家的小朋友是被強制扔出去旅行的。

剛開始的時候沖田把拔還好聲好氣的鼓勵(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兩個月) 

但是兩個小朋友堅持要陪著把拔不願離家,把拔的心理好感動(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一個月半)  

但是,不離巢的波波是無法長成比雕的。把拔開始努力地想要改變他們的心意(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一個月) 

但是兩個小孩都非常堅持不要離開把拔(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半個月) 把拔陷入了我家小孩這麼喜歡我真可愛的煩惱中努力的告訴他們一定要出去走走(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10天) 

但是沒什麼小箭雀用  (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7天) 

把拔開始要硬下心腸,兩個小孩使出哭鬧 (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3天)  

清光開始覺得把拔不愛他要把他丟掉了(此時距離十歲生日還有1天) 沒辦法下把拔使用了破壞死光(。離開家裡,留書一封要求兩個小朋友要是沒有參加一次聯盟大賽的話就不要當他們家的小孩了。兩個小孩早上起來沒看到把拔只看到信都呆了(此時距離十歲生日已經過去了3天) 

最後兩個小孩終於背上把拔已經準備好很久的行李去領了火狐狸和呱呱泡蛙,一邊吸鼻子一邊上路(此時距離十歲生日已經過去了3天5小時) 

此時的沖田把拔躲在鄰居的長曾彌虎徹的家裡含淚目送兩個小朋友的遠去不敢出來只能讓長曾彌代替他送他們。

 

陸奧:和上面兩個本該是一起出發。先拿走了哈力栗。


長曾弥:蜂須賀虎徹的把拔領養回來的孩子。知道長大後的蜂須賀不喜歡自己、十歲出門旅行後順勢從虎徹家搬出去了。鄰居是沖田家。在幫忙鄰居送小孩出門後想到了自己也差不多要踏上旅行的弟弟(蜂須賀)感到了有些惆悵。當晚和沖田一起去喝了一杯。


長谷部:聯盟的見習搜查官。

長谷部的職業選擇理由:主命需要一個主人>需要一個上司>雖然看起來也很適合反派但是,PM的反派太多了。一個世代就有一個,光是扔BZ決定都要扔三次以上。 且有人是反派就不能所有人一起愉快玩耍>主角的朋友居然是反派:會被家長告>長谷部是聯盟方>搜查官決定
為了完成上司的命令能不擇手段,"謹遵長官的命令。"
除了標準配置的風速狗外目前已知還有一隻波士可多拉"壓切!"(破壞死光意味)

得知鶴丸和山姥切交往了的長谷部表示:要是鶴丸敢在山姥切18歲前下手,他就要將鶴丸當成他的第一筆業績(。

 

大俱利迦羅:龍系道館的道館訓練師
"不用自我介紹了。我沒有和你混熟的興趣,用實力說話吧。"

雖然態度看上去很不好,但卻是相當合格的道館訓練師。上可單挑檢查官的波士可多拉下可合理的輸給新手的火雉雞。

 

藥研:出門旅行前是前就是喬伊小姐的助手,未來目標是醫生。有一隻吉利蛋。是做為四天王之一的兄長靠關係拿到的。

 

浦島:水系訓練師,初始pm是傑尼龜。在旅行的途中得到了一隻瑪納霏。也因此讓他定下未來的目標:成為神奇寶貝考古家,目標是找到龍宮城


為了能用技能偷懶,明石的神奇寶貝超能力系的偏多,真正做到了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境界。

有一隻因為相性很合而收服的懶人翁,中間進化成過動猿的時候感到了畫風不合,所以難得努力的帶著過動猿努力戰鬥才終於讓過動猿變成了請假王。大概還有一隻卡比獸,軟綿綿的肚子,十分好睡。
工作能力優秀,工作是為了偷懶和飼料費的類型。雖然很懶,但還是會照顧人。因為是監護人。

RARE4太刀皆為四天王。

鶯丸是草系

左文字家是寺院,現任住持是左文字把拔,江雪從冰系天王上退下來後就回家準備繼承寺院。所謂掃地僧(。有一隻急凍鳥

宗三是模特兒

小夜出門旅行前,迷上了電視劇裡的復仇英雄

 


平均年紀分布

鶴丸、三日月、一期、江雪、鶯丸、山伏:24+
堀川、和泉、大俱利:18+
山姥切、清光、蜂須賀:14-16
浦島、鯰尾:12

藥研、厚:11
小夜、五虎退:8、9

 

初始五人家中大致地理情況分布

歌仙和和泉守皆為兼定家的孩子,和國廣家在一個市鎮。和泉守年紀雖比歌仙大,但輩分說來仍是歌仙比和泉守大。

安定、清光、陸奧為一個市鎮。雖然有些好奇為何沖田組沒有一起出發,但陸奧一滿10歲就還是高高興興地上路了,沒有和沖田組撞上。

蜂須賀住在郊外的豪宅中,位置約為兩個城鎮的中間。

 

 

山姥切的陰影由來

有一次國広把拔和兩個哥哥都要出一趟遠門,因為不放心小山姥切一個人在家就把山姥切一起帶上,並在辦事的時候讓山姥切待在朋友家。

小小的山姥切在陌生的城市受到了強勢圍觀。


然後有人發現了這個小孩和長船家的人很像,於是有喜歡湊熱鬧的人硬是把長義從家裡拉出來。等長義到了之後發現果然很像。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長義單方面的做了宣告後,其他人都喜歡故意叫小山姥切是"長義的小弟山姥切" 或是"長義的小弟"甚至還有"長義家的山姥切"
國醬每次被這樣叫都會大聲抗議自己不是長義家的是國広家的。
"我才不是長義家的!""我是國広家的山姥切!"
但是很可愛,所以還是被欺負的故意這樣喊。
雖然長義後來阻止了那些欺負人的傢伙,但還是在小山姥切的心中留下心理陰影,從此拿披風遮著自己 。
試計算山姥切心中的陰影面積(。
附帶一提,長義的出場只有這樣,沒實裝也打不開腦洞啊...

 

 


刀劍in霍格華茲

這群日本刀一點都不適合霍格華茲這種設定。要是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放棄的話我就不是設定控了


然後這設定的精華全部在魔杖的部分!!!!!http://hgwslibrary.weebly.com/397642645426454334551228926454264081228938263242302144332771.html


魔杖資料全部引用自http://hgwsproject.weebly.com/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的圖書館資料




梧桐木所製造的魔杖會是一支具有探險精神,並渴求嶄新地刺激經驗的魔杖,如果處在平凡無奇的活動中的話它將會失去它的耀眼。這種漂亮的魔杖有個怪僻,它們一但覺得"無聊"就很有可能會燒起來,這是令很多邁入中年想要安定下來的巫師和女巫困惑的發現,陪伴他們多年的魔杖在他們再一次地請它幫他們找尋他們的拖鞋時,突然地噴出火焰燒起來。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梧桐木的理想的主人是好奇心強,充滿活力與冒險精神的,在跟這種主人搭檔時,它會展現出高超的學習能力與接受力,因此讓它理所當然的贏得了世界上最昂貴的魔杖木材之一的稱號。


請感受一下這枝魔杖多適合鶴丸 就是因為這個才寫的


要是覺得誰不適合這支魔杖 也拜託來和我一起討論好嗎?




鶴丸國永:已畢業的葛來分多,現任魔藥學教授。最初時分類帽推薦的是史萊哲林或雷文克勞,但基於自身意願選擇了紅色的葛來分多。曾任魁地奇的追蹤手。在學期間擅長變形學及魔藥學,也是個會帶頭作亂的級長。


所持有魔杖:梧桐木與龍的心弦,十三又四分之一英吋,很柔韌的。


護法:理所當然是鶴,附帶一提他也是個阿尼瑪格斯,但為了保持神祕性,不肯告訴任何人是什麼型態。只知道是非大型動物。看得見夜麒。


「連疥瘡藥水都能調配成這樣,魔藥果然是充滿驚奇地令人嚇一跳啊。雖然這創意值得加分,不過--葛萊分多扣10分。」




山姥切國広:雷文克勞四年級。分類帽其實還推薦過史萊哲林和葛來分多,但山姥切認為自己不適合前者也沒有後者的熱血。
認為在"智慧只屬於自己"這樣的學院的話,便不會再有人將他進行比較。


所持有魔杖:山楂木與獨角獸的毛,十一又四分之一英吋,堅固的。


是個認真且有天賦的學生,沒什麼不擅長的科目。一年級時在飛行課程有相當優秀的表現。雷文克勞的前任搜捕手,只撐了一個學期就因為群眾的歡呼聲向教授求饒表示真的快不行了。
護法:長毛的波斯貓。




和泉守兼定
山楊木與獨角獸的毛
葛來分多


陸奧守吉行
角樹與龍的心弦
葛來分多

燭台切光忠
落葉松與獨角獸的毛
赫夫帕夫

大俱利迦羅
松樹與獨角獸的毛
赫夫帕夫

一期一振
白楊與獨角獸的毛
赫夫帕夫


三日月宗近
已畢業史萊哲林,在學期間為學生主席,雖然能力很高幾乎可稱完美,但是公文處理幾乎都丟給另一位學生主席。"要不是那張臉的美色足夠讓人熬夜三天不困倦,我早對他下蛞蝓咒了。"by同屆的女學生主席
現任霍格華茲的圖書管理員
「哈哈哈,無論是量力而為或是挑戰自我都是好事呢,你說是吧。」
山毛櫸木與鳳凰的尾羽

小狐丸
栗木與龍的心弦
已畢業史萊哲林

石切丸
梨樹與鳳凰的尾羽
已畢業史萊哲林

岩融
赤揚木與獨角獸的毛
已畢業史萊哲林

今劍
紫杉與獨角獸的毛
已畢業史萊哲林,偶爾喜歡偽裝成新入學學生。三條一家有魔法生物血統,特別是他們這一代出現了嚴重的返祖現象,具體表現形式便是長不大的今劍及有獸類特徵的小狐丸。

大和守安定
黑胡桃與獨角獸的毛
葛來分多

加州清光
紅橡木與龍的心弦
葛來分多

歌仙兼定
榆樹與龍的心弦
雷文克勞

太郎太刀
櫻桃木
赫夫帕夫

次郎太刀
雲杉與龍的心弦
赫夫帕夫

堀川國廣
英國橡木與獨角獸的毛
葛來分多

山伏國廣
楓樹
赫夫帕夫

壓切長谷部
白蠟木與獨角獸的毛
史萊哲林

螢丸
杉木與龍的心弦
史萊哲林

蜂須賀虎徹
柏樹
史萊哲林

藥研藤四郎
山梨木與獨角獸的毛
史萊哲林

鶯丸
銀石灰
赫夫帕夫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小夜左文字
三兄弟同屬雷文克勞,分別為七年級、五年級以及新入學的一年級。
原本分類帽所推薦的學院為史萊哲林。大哥江雪左文字卻不願意進入那樣一個鼓勵爭鬥之處,取而代之所選擇的學院是崇尚智慧的雷文克勞。而兩位弟弟再多次考慮下,還是選擇跟隨他們的兄長。
「若是在這個博學之所鑽研智慧的話,必能尋找到和睦之道吧。」

三兄弟所持有的魔杖分別為
江雪:藤木與鳳凰尾羽 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吋 難以彎曲的
宗三:刺槐與龍的心弦 十又二分之一英吋 柔軟的
小夜:柳木與獨角獸的毛  十一英吋 稍微可彎的



江雪曾被邀請成為級長,但後來拒絕了






---------------[以下鶴山




拉開門看見房內景象的那瞬間,山姥切立刻就將門給再次關上。不顧房內咚的一聲像是有人摔倒在地的重響,山姥切自顧自地思考著這時間雷文克勞的交誼廳還有沒有人,雖然有點晚了,但或許還是可以來杯熱茶或是去拿一本書來閱讀。


還沒邁出步伐,從身後打開的房門裏頭伸出的一雙手便將他給拉進了房內。


山姥切長嘆了一口氣,沒有多做抵抗的被那人抱進懷中,「......這時間,您是在這裏做什麼呢?教授。」




「本來是要暖好床給今天上課辛苦了一整天的山姥切君一個驚喜,沒想到山姥切君這一點情面都不賞的反應......可真是嚇了我一跳啊。」比山姥切大上許多歲數的人幼稚地低下頭將臉埋進山姥切的肩膀裡抱怨道。


忍不住再次嘆了口氣,山姥切轉過身回抱住對方並伸手整理大概是因為方才摔下床而弄亂的銀白髮絲。


「這是什麼樣子?阿尼瑪格斯可不是用在夜襲上頭的啊。」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誰讓雷文克勞塔的通關口令一年比一年的難呢。」


霍格華茲現任魔藥學教授兼山姥切國廣的戀人,鶴丸國永笑嘻嘻地回答道。








我慢慢寫 一定能在撈出小狐丸前設完的...

關於審神者與刀劍男士本身的腦洞紀錄

這次的腦洞來源於絕望先生(。


所謂審神者根據wiki的介紹是:古時傳達神意解釋神諭的人。接近近代的時候有了新的解釋:明確神明正體,判斷發言正邪...像這樣的,字面意義上的審查神明。

而為何遊戲所安排給玩家的身分會是這樣的身分呢?假如只是普通的召喚出沉睡在刀裡的付喪神並指揮他們作戰的話,神道裡頭還有許多其他的神官,例如巫、神主、祭司、大官司、甚至就直接用神官這個詞,或者在通俗一點,陰陽師也可以吧。

但是卻是用審神者。


如今所見的刀劍男士其實並不是直接的付喪神具現化。前種作法所消耗的力量過大,因此審神者所做之事,僅為喚醒沉睡在刀中之付喪神。接著讓政府所指派之人握住刀,付喪神便能夠附身在人之上。而審神者的工作就真的是...審神者,審查神明的正體為何。(查看得到的是哪一把刀)

而在神力的影響之下,被附身之人被看到的樣子只會是付喪神所想顯現的樣子(參見眼中有新月的三日月)。一言一行也都是在神明的操控下行動。

所謂練度,指的是被附身的人與付喪神的本體契合的程度,與本體越契合所能發揮的能力越強。

lv.1的契合度大約是:ok,這個人可以附身,但未附身的狀態。所以可以隨時鏈結或刀解而斷刀且這些動作都是發生在本丸。所以,是屬於審神者(和政府)的地盤。

而當lv.1以上的相性在外頭斷刀時,被附身者也自然會死亡。


附身者的勸誘過程可能猜測:

政府:你擁有能有神明溝通的能力,但能力還不足以指揮過多的神明。

政府:但是你還是能夠做出一份貢獻,你願意成為神明降臨在世時的載體與神明共同作戰嗎?這與指揮者不同,會有一定的危險,但只要指揮者指揮得當,你一定不會死在戰場上。而這份危險的工作,我們自然會給予豐厚的報酬。

....

....

政府:歡迎你加入成為對抗歷史修正主義的一份子


附帶一提,政府沒說的是因為和神明的契合程度太高了,所以就算沒有死在戰場上,等神明離開後大概還是會死亡吧。

所謂的載體,就只是人柱。過於豐厚的報酬所買斷的是生命。

有錢就什麼都能解決的by政(Q)府(B)


把真劍少女和刀劍亂舞硬是接成同一個背景的腦洞

洗澡的時候腦袋進水了(。

真劍只記得天外飛來個隕石砸到地球完全忘記到底是哪一個年砸的 所以說是硬接(。


真劍的時代是在刀劍亂舞的更未來,在歷史修正者被阻止,審神者被遣散,付喪神回歸成刀劍的更久以後,作為天災這種不可抗力的災難直接打上地球。

科學所製作出來的兵器無法對那些怪物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於是政府裡就有人想到了己方曾經被召喚出來戰鬥的那些付喪神。

但很可惜的是,召喚失敗了。

還存在著的刀裡頭的付喪神沒有回應召喚。

就在覺得快要不行的時候又有人想到,如果神明不能幫忙戰鬥的話,那就跟原本的使用方法一樣,用人類去使用這些原本沾染著神氣的刀去戰鬥試試看。


這一次的結果自然是成功了。

一刀一個乾淨俐落。

但是曾經被召喚出付喪神的刀就那幾把,該怎麼讓可以戰鬥的人變多呢?

於是就進行了實驗,將刀給熔掉,重新變成鐵後和其他材料混合,看神氣有沒有辦法保存下來。熔了幾把短刀後終於成功了,但是神氣也相對的變得稀薄。對怪物的攻擊力也下降了。

而且就算真的都能成功熔掉,也還是只有那些刀可以熔。戰鬥力還是不足。

於是又有人想到,這樣的話就回去過去,把那些刀給拿到現在好了。反正那些刀在過去也只是擺設,拿來戰鬥,刀也比較高興吧。

有人就吐槽,這樣不就跟歷史修正者一樣了嗎?那還不如直接把那些神明綁架過來到現在戰鬥呢。

某個腦洞大概也有點大的技術人員知道這個對話後,就對還保存著的時空儀器進行了調整。並派遣士兵就像曾經紀載的歷史修正者所做的行為一樣,回去那種大事件發生的時間,等待審神者和刀劍男士的出現,接著發生戰鬥。

而為了能夠更多的與神明發生戰鬥,這些"歷史修正者"也毫不在意自己到底是要改變什麼歷史,對於他們來說,只要能夠在歷史中和神明發生戰鬥,就能夠改變他們的未來了。

雖然後來沒有真的把付喪神給帶回未來,但是研究人員發現,和那些刀戰鬥過的刀上面也沾染了神氣。就算只是砍到刀裝,但因為是陪伴在神明身邊的神明所製之物所以也一樣有著神氣。更不用說那些沾滿神明之血的刀了。

當然,如果能將神明給斬殺把屍體給帶回來那就又是再好不過了。

於是就將那些與神明發生戰鬥過的刀給一個個分類,按照熔成鐵後神氣的濃厚程度分成各種等級,並、良、優、極。


真劍少女在這裡頭所扮演的角色大概就只是最底層的在前線作戰的士兵。就像自古以來與神明溝通的巫女一樣的,扮演著把刀裏頭的神氣給呼喚出來的角色。

但一樣只是最普通的士兵,所以和那些餵個馬、種個田就抱怨連天的神明們完全不同地進行著各種勞作。那些擁有神氣的刀也比她們本人要擺在更優先的位置(修理是研磨意味


自家的審神者設定存檔

這是一個考慮了實用性及方便性的孩子(。雖然設定了,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如果被人從記憶裡徹底遺忘算是死亡的話,那從第一次死開始,我大概又死了上百次了呢。.....對了,我們本來是在說什麼話題來著?」

 

 

本體是已經遺忘自己是何時死去、遺忘如何而死、也遺忘令自己无法成佛於世间徘徊的那份執念究竟為何物,就只是於現世遊蕩的一位自認是浮游靈的自縛靈。

 

或許在還沒遺忘那份執念之前是個擁有赫赫兇名的惡靈,但對於已經將過去忘記得一乾二淨的他來說,無論是曾經手染的鮮血或是那將他束縛至今的執念,如今都如同他人故事般的遙遠。

總是四處遊蕩,但有時候一個不小心忘記離開的話,一段時間後就會發現有人來祭拜請求不要作祟。

 

但是因為不是會殺人的惡靈(現在大概)只是在有人來查看或是有人來除靈的時候把人驅逐,閒著無事時也會替當時所盤據的地盤退治做亂的妖物,閑的無聊時也會幫忙解決一些對他而言簡單的麻煩。平時還是在發呆和遊蕩。隨著時間過去加上得到祭拜,於是神格認定。
大概就是得到了認證的公務員

 

像這樣平靜的日子持續了數百年,黑船事件後科學興起,所得到的祭拜也逐漸減少。在祭拜他的小神龕毀壞、在最後一個祭拜者死亡之後,又再次回複之前的遊蕩狀態。 

因為存在的時間太長加上被祭拜過,所以凝結的力量能讓他很簡單的就保持實體。偶爾當個幽靈偶爾偽裝成人類,唯一的困擾就只是扮成人類時會偶爾不小心飄浮起來。

 

就這樣在人世間又遊蕩幾百年後,第一次世界異變發生。

其實 和之前的世界觀是同一個設定 

 

成為有公民證的合法幽靈也就不再保持實體進行偽裝,直到被政府找上門當審神者。

 

因為記性不好且在人世混跡許久,所以用詞都相當現代化,學習力也頗佳的擅長使用高科技產品,混跡於2CH及NICONICO。

而要說記憶力有多差,大約數十年内的事情是極限。

這樣的他已經連自己本來是什麼模樣都已經忘記了。雖然記性不好,但審美觀仍然相當正常,每當自己忘記自己是什麼模樣、參考的那人是什麼模樣時便參考著當世的美人重新的捏出一張臉。沒意外的話,一張臉的極限大約也就是數十年。但為了記得自己的存在,從來不會讓自己的臉和其他人一模一樣。

唯一特例就是偶爾參與鶴丸的惡作劇時,擬態成其他刀的模樣。

 

但是在本丸工作不常回去現世不需要經常應對人類的現在就乾脆地縮成本體的球狀,連擬態都懶得擬態了。


平時看上去就只是個普通的球狀審神者,夏天時會受刀所託的幽靈特性全開,將本丸變得陰風陣陣。主張整個七月和萬聖節都是自己的日子,會在每日入夜後舉辦持續到丑時的宴會。盂蘭盆節會進行強制全員性的百鬼夜行大會。

 

因為是依靠自己修行的力量成為審神者,己身所擁有的力量就足夠支撐刀劍的存在。除了改變自己的型態之外,對刀的付喪神外在型態進行諸如幼化女體化之類的變化,對他來說也只是把提供給刀的靈力操縱一下術式進行改變而已。


上面雖然說得很狂霸酷炫,但就只是像妖夢身邊的幽靈一樣地像顆球的幽靈審神者而已,夏天的時候還會被熱慘的刀給借去抱在懷裡藉著陰風降溫。



其實原型是幽幽子,但相較幽幽子來說,只是個連自我都無法保持的球狀幽靈罷了。

明明還沒實裝,但只是妄想就覺得美味的CP的安利

三山看一看突然想起來有一個安利好想賣 

 @一人的深渊  AT一下一起討論的好基友

而且還不是三山而是


被仿品超越的本物山姥切X自卑於仿品身分的仿品山姥切國廣


哇哦,簡直感受到了某個三條派的天下五刀之一的月亮大人在我背後對我發射殺氣啊


雖然山姥切還未實裝!但是這對真的很美味的啊!!!!

有看過山姥切國廣相關歷史或者那篇P站三山45P漫畫的小夥伴們應該知道吧!

山姥切國廣擁有不下山姥切甚至某種程度而言要更加優秀的評價

這件事


甚至有推上的太太考據,山姥切(長船)在1962年以前,並沒有山姥切這樣的名號。"因為先有山姥切國廣斬了山姥後擁有山姥切國廣的名號,作為原型,長船的刀也跟著擁有山姥切這個名字"這樣的說法其實也不無可能。


綜上所述<你特麼根本什麼都沒說

假如以這個設定為基礎去想像

這位山姥切想必心情也是十分地複雜吧。作為本物,卻被仿製品超越,甚至連名字都是由仿製品而來。

但是即使山姥切真是如此,山姥切國廣依然不會停下他的自卑。因為並不是那麼簡單的誰比誰更好誰就贏了的問題。

無論實裝後的山姥切對山姥切國廣的態度如何,僅僅只是存在,他們就是彼此的壓力來源。

兩把刀互相被對方的存在給限制住卻也互相認為對方是更理想的自己。


真要說的話,這一對所喜歡的其實都不是對方,而是"自己"


"他是理想中的[我],如果這樣的[我]能夠愛我的話。那我一定就是值得被愛的吧。"


順便存一下和基友腦洞討論的山姥切人設


 相貌跟山姥切国广一致,中长发,右眼角的位置有红色纹身图案(是在他成为“山姥切”的时候出现的),服装是类似光忠那样的西装,温和但个性阴暗,看起来很和善,有礼貌的青年
总是被人说“除了相貌以外跟山姥切国广几乎没有相同之处”,但在三日月和鹤丸等看得要更加透徹的人們眼里,他们极其的相似。如果说山姥切国广是自卑源于自尊,那么本物山姥切就是“自尊源于自卑”,虽然是本物,但反而没有仿品的评价高,连“山姥切”的名字也是因为仿品所得
虽然如此,他对于身为自己仿作的山姥切国广并无反感,反而无比尊敬,山姥切国广是“山姥切”没能成为的自己,是理想中完美的自己,也是因为这点,他对山姥切国广的感情既纯粹也无比扭曲,因为那本身就是扭曲的“自爱”吧
另外,虽然被传作灵刀,本身其实并没有灵力,也没有砍过山姥(一说山姥其实是山姥切国广所砍),但因为被相信着具有那样的能力,所以“被迫成为了灵刀”
对其他人恭敬有礼,后来因为大家说“随意就好”,于是只对前辈和同为灵刀的刀郎使用敬语,但对山姥切国广的敬语一直没有改变

【以上直接複製貼上了影子好基友的整理】

而山姥切國廣也是,明明对所有人甚至审神者都是那样的态度但唯獨只有对山姥切是使用敬语。


其實說真的,這對怎麼想都無法得到幸福呢(。

即使滿足在身邊的感覺,但是其實都知道並不是喜歡對方而是喜歡理想的自己。就像吸毒一樣,就像纏繞的荊棘,雖然痛苦但也因為這份痛苦而無法分開。


雖然還是給撈球大業造成困擾,但是習慣之後檢非違使其實真的也沒那麼可怕(。

說起來檢非違使來了之後的最大改變大概就是對家裡的刀們要求和過去完全不同。

檢非違使來之前

寅!!!!!!扔出寅啊!!!!!長谷部/鳴狐/同田貫...(自由代換成當時的隊長)你在做什麼!!!!!你那顆骰子是閉著眼睛扔的對不對!!!!????
右邊那麼大一個地圖你為什麼走不過去!!!這是你第5(或以上)溝了!!!!你倒是讓我走之前讓我解個日課啊!!!!!!???
右邊那麼大!!!!幾乎占據畫面4/5!!!你為什麼就是走不過去!!!!那個溝裡有什麼東西辣麼的吸引你嘛!!!???
寅!!!!!右!!!!!!往西邊走!!!!!!三點鐘方向!!!!!threeeeeeeeeeee!!!!!
你再溝!!!我......我就換隊長了我跟你說!..................啊,終於進了。

這群孩子為什麼就是偏偏要進水溝裡呢,馬麻洗衣服很辛苦的,平常還要帶遠征和做飯,你們不為審神者想想也要為馬麻想想啊。


有時候被連溝得我的心好累啊


檢非違使來之後:

來,這個兵裝拿著,金色的拿穩點,最好還是不要吃。旁邊銀和綠的高興吃就吃,吃完了我們直接回家就好,我再給你做。

然後這個照片一定要認好。最近有壞人出沒,看到有長得是綠色的,不要問,我們直接回家。

要是真的還是在王點前撞上了一定要拚拚看的話也不要怕,隊裡還有99等的螢丸和次郎保護你們,兩把等級低的小朋友躲著點就好,刀裝這時候就盡量吃。

如果受傷了就也回家,本丸已經把浴池都擴建好了,修理絕對不成問題。被欺負我就帶著已畢業的刀們去給你們找回場子


有沒有扔到寅都沒關係,扔午也可以,只要你們可以平安練等長大就好。

總而言之,千錯萬錯全是檢非的錯



檢非違使的到來有效地促進了審神和刀子們的關係了呢(。



說起來


家裡的三山第一對是養成,lv85+的山姥切把在阿津賀志山迷路的lv1三日月給撿了回家並帶到了99等。

第二對是竹馬竹馬一起長大,本來是要去鍛造小狐丸的,結果卻意外又來了一把。

前些日子出來後就放著在家裡賞心悅目,為了不讓他寂寞,還特別又弄了把小隻的山姥切一起。直到後來出了檢非要重新練隊伍才一起編排進去,現在都已經十多等了。

兩把刀的等級還滿簡單就能保持相同了,會一起畢業然後結婚吧。